博客网 >

平时随手记的一些文字,整理整理陆续放上来。也算是找个地儿搁着,不至于叫我胡乱扔了。
 
一、《最后两个大法师》
       英国影展的时候去百老汇看了部英国电影《最后两个大法师》。电影里的法师有块神奇的石头,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用这块石头让自己回到过去的记忆里:壁炉把小屋烧的暖烘烘的,小男孩依偎在父母的怀里听父亲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从前有座山......父亲的故事就似这庙与和尚一般没完没了的反复叙述着,冗长、无趣。法师夜夜沉浸在父亲的故事里或者说是父母的关爱里不肯离开,直到有一天法师发现从来没有什么故事,没有爸爸妈妈,甚至连小男孩都不存在,一切都不过是他刻意的追溯。望着空荡荡的小屋,他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再见,回到了现实生活中。
      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问自己要有这样一块石头会去哪里。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偎在外公的手臂里听着外婆跟我说着什么。梦醒时分,不禁笑话自己梦里头还惦记着那块石头,也算是达成心愿了。其实这个梦做了很多年,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近十年来外婆一直都是我梦里的常客,也只得在梦里我们才能相见,不愿醒来,是怕会分开。原来无形中我也藏着这样一块神奇的石头,死死得攥在手心里,从来不曾抛开。我用它把自己卡在小女孩的记忆里,假装还未长大。
       后来聊起这部电影我又唏嘘感叹要真有这样一块石头该多好,一切重新来过,或许我也可以躺在父母的怀里再成长一回。坏人笑我不知满足,其实与满足与否无关,只不过是想感叹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便是再也遇不到了,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回忆回不去,过去不再来。只是幸好现有还在,还有现在为我所爱。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勇敢一把扔掉石头,对过去说声再见。    
 
 
二、《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
      泰国电影,去年金棕榈的片子,慕名已久,再上个或上上个周末的晚上一个人兴冲冲地跑去七九八看,结果却不尽如人意。所有的小片段都足以触动我,可是当把所有的一切连贯开来却总觉不知所云,又不能用普通意义上的文艺片来理解,或许是因为对泰国文化的不熟悉才让我觉得影片如此难懂吧。生病的布米叔叔回到农村,亡妻的鬼魂和失踪多年变成鬼猴的儿子回来陪他一起穿越现世到达他第一世出生的山洞等待死亡。故事结构更似没有结构,超现实的手法,无休止的长镜头和似乎静止的影像让我觉得难熬甚至连这个故事本身也开始让我觉得荒诞。电影结束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叹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很多人都在询问电影究竟讲了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败兴而归的路上我却无法停止关于对电影的思考,我回忆并揣摩影片的结构、镜头,回忆每一个细节,甚至台词,一望无际的东南亚森林、战争、片中的政治隐喻、民间传说.....试图明白导演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隐秘的东方文化的魅力迫使我不得不去思考,结果却不得而知,可我又不敢不说这是一部好电影,电影演完了,可直至现在我还是会想起这部影片,甚至无法压制自己急切的想要与他人分享的狂热念头。
      这些天开始读墨西哥作家胡安·鲁尔福的《佩德罗·巴拉莫》,荒无人烟、鬼魂昼行的山村,冤魂们因得不到超度而呼叫、喧闹、私语、愤怒.....众多现代小说手法的塑造,.荒诞、夸张、离奇的叙事方法让我着迷,如痴如醉。回过神来不由感叹,原来于我而言文字比影像更容易产生共鸣。文学与电影本身就是互通的,电影与小说本来就是同一物种,一样可以没有时空观念,没有生死界限,所有的碎片看似没有关联实则本为一体。当真要感谢伟大的拉美文学的隐秘王者胡安·鲁尔福给我的启发,读此书的初衷是因为马尔克斯的关系,他本身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代表。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所有人纠结的不过是一个男人重遇他已经死去的妻子和与化身鬼猴的儿子,只执着的追寻鬼神而忘记现实主义,难免会断章取义。电影演到这里其实已经不用在纠缠懂与不懂,故事本身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是胡安的小说还是阿彼察邦的电影,都是以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为出发点,或许这才是真正诱惑我的地方。一个身患重病的男人探寻自己得病的原因,和妻子的灵魂与鬼猴儿子一起穿越阴暗的原始森林来到第一世出生的山洞等待死亡,变成一种“既不是人,也不是动物,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的存在。生死轮转,六道轮回,可又仿佛生命从一开始就是静止的,死如归。有一段对白印象颇深:布米问亡妻灵魂是怎么认路的,自己的灵魂是否也能回来,妻子的灵魂告诉他:“灵魂从来不认路,灵魂只记着人,活着的人。”
 
 
 
PS:推荐本月看的最佳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百老汇真是个好地方居然还是原声,哭哭笑笑三小时,印度真是个神奇的国度,热爱并向往之。
     再废话下,前天看了《龙门飞甲》,冲着周迅和《新龙门客栈》吧,对徐克又期待了一把,都不忍心说是烂片了,可惜了那么多人民的币砸下去讲不出一个好故事。
        最后记一笔,上午收到虞佳童鞋信息问: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很认真的想了想回复她:没有愿望。  呃~大王是没有愿望滴人哎。大王现在的愿望是想一个愿望出来。
<< 天水 / 土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紫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