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少年之壬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少年

 

*****此为连载小说,慎勿按图索骥*****

 

裂隙无边 苍根飘摇

雪落无声 大地隔断了一切

而我 不要在这震怒的一刻重生

 

绚丽的火鹤为我引路

回去 火焰的深处 回去呵

铜铁消融 骨的裂痕才是我的道路

 

水呵 微波荡漾的浅梦里

是我古老的新娘 头戴桃花 偎着

鲜血弥漫 芳草的婚床 哭泣

 

我苍白的鬼魂 从灰烬中站起

穿过大火的帷幔 汪洋一片

古老的情歌 唱红了落日

……

 

 

 319号送来的,原来是诗呵。”

“是诗,也是信,二十年了,我收到风所有的信都是诗。”

我抬起头,看着树。把两页信纸重新折成三折,放回信封。

“还说什么没?”

“就说你41号会来,让我把它转交你,再没说别的。”

“他还好?”

“嗯。就是有点瘦。”

“谢谢你,树。”

 

老所长去世后,树接替了看守所所长的工作,同时,也把收留风信件的义务担了下来。现在,义务该结束了,我心里清楚,这是送到这里的最后一封信。风走了,不想谁知道他的去处。但我现在的去处,风知道,树也知道。

 

“嘀、嘀、嘀”一辆汽车呼啸而过,我在刺耳的喇叭声里一愣神,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街口。红卫路,我算不上熟悉,却也没有忘记它。

 

“时间还早,到学校看看,然后再去江湾。”我沿着红卫路,向花江三中所在的萌荫街方向走去。

 

“电脑?”对面走过来的男子忽然掀起夹克衫右侧衣襟对着我,那里盖着一部手提电脑,我摇摇头,他迅速盖起衣襟,走了过去。

 

右边原来应该是那座很老的电影院,十年前,也是这个日子,深夜,雪在这里拍过一张照片。那时这里已经很少放映电影,常常有俄罗斯风情歌舞之类的演出,临街广场十分热闹,学步的小孩,打闹的少年穿梭在小吃摊、各种地摊之间。现在,已经改成了富丽堂皇的商务宾馆,临街广场大部分做了停车场。规矩了很多,但总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劲,大规模的整了容是真的,可总不如在时光中慢慢衰老的电影院,看一眼,总有点什么在心里泛起,让人不由自主的惦记很多。

 

一群鸽子从空中飞过,在天空里划着圈,“规定动作”我的目光停留在鸽子滑过的蓝蓝的天空,鸽子们还记得它们背上的天空么?还是只记得喂给它们食物、规定它们动作的养鸽人。其实养鸽人也早已不是因为喜欢而养它们,这是他的谋生之道。让鸽子每天准时划过天空,满足着城市现代的需要。

 

广场的右前侧,宾客和车辆必经的路边地上,坐着一位目盲的乞丐,杂乱的头发确实像很多小说里写的,一捧茅草样。手里是一把破旧的胡琴,摇着头,一边用力拉琴一边含混而不失韵律的唱着。

 

人生有恨 恨有情

有情 无情一梦中

千交万错的这条路呵

看桃花落 看水流红

叹惜处 一缕轻风

……

 

一个身穿红衣小女孩,走到乞丐身前,俯身向地上锈迹斑斑的铁盒里放了些钱,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像干了坏事怕人看见似的,匆匆的离开了。

 

女孩横穿过街道,在对面街边,一个男人与她擦肩而过。“是他。”火车上坐我对面的男人,萌萌爸爸。

“您这是?”我迎上去。

“我家在前面不远,你?”

“我…有事去江湾…还有时间…就…”我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到了这里”的手势。

“走,到我家去,我真想多说说话,可是对谁说啊?老婆都要疯了,我也快了……”

 

这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男主人在政府工作,级别不高,还算是有些小权利。女主人因为读书不多,靠着丈夫,在企业谋得一份收益不多,却也稳定的工作。三室一厅的房子,仿古地砖;仿欧式吊灯;仿欧式的茶几沙发;墙上是崭新的背投电视;用悬垂的灯具、仿大理石壁台和实木桌营造出的酒吧卡台等等,与这样的北方城市中有条件的人家的布置大同小异。只有摆在电视机左侧、旧式电视柜上的简易鱼缸与整个时髦的环境有一点不相配。鱼缸边站着一个头发散乱的中年女人,两眼呆滞,疲倦的身体略显弯曲,俗称的塌着腰,右胳膊肘半弯着,手里拿着一个绿色边框的小网。

 

“云,我们在火车上认识的。这是萌萌她妈。”男人用手指着我,对女人说。还没等男人说完,女人右臂抖了一下,哆嗦着,似乎很费力的在用网指向鱼缸,有气无力的说

“这是萌萌的鱼缸,萌萌的鱼,她不要了,她走了,她说没有空气,鱼…呼吸困难…”

“鱼,不是活得挺好的。萌会回来的,也许已经在火车上了,我在每节车厢都贴了她的照片和咱们的信,这里开过的火车都贴了,从花江坐火车能去到的地方,我也贴了…萌不能看不见,看见了,就回来了,来,我们聊会儿天。云,是从省里来的,他回去了,也会帮助咱们……”

“她恨我,她说恨我…她恨我…她不会回来了……”女人眼睛依然望着鱼缸,带着哭腔一字一顿的说,语速越来越快,然后呜呜的哭起来。男人赶紧过去扶着女人踉踉跄跄走到沙发边上。女人半坐半卧蜷伏到沙发里,声息微弱的抽泣着。

“歇一会儿…那是气话…她怎么会恨你…她小时候,你去上班她都不让你走,三天两头拉着你的手哭…不放…”

“胡…说…她…写了…她真希望我能常常出差…一周回来一次最好…”

“我说了,那是气话。”

“哦,云,你坐,我去给你倒水”

“我……”

“坐一会儿,就一会儿…”男人用力向我不停点头示意。我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知道该对萌的妈妈说什么,无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男人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喝吧…原来房子没这么大…萌萌十二岁了,我们才辛辛苦苦有这个房子,比原来的大一倍还多,今年她十四岁,我们都不知道…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小萌萌觉得窒息,离家前,她在信中写,这些‘墙都来挤压’她‘快要透不出气’来,还写‘鱼’也快‘没有了空气’。难过啊!”

“她没写要去哪里?”

“没有。她写‘恨这个家’,我想不是那种恨。可是她怕走不了,她计划了一些日子了,怕我们发现,她怎么会写”

“以前她……”

“第一次,这十四年她从没离开过我们…萌萌害怕一个人呆着…怕黑…怕狗…她…”男人哽咽起来,女人随之又呜呜哭起来。

 

走出萌萌的家,我忍不住回头望那高高的新式楼房,一层一层,窗户挨着窗户,一个“家”连着一个“家”,可多少人会关心这一家的痛苦?又有哪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家庭愿意去想下一刻降临的就可能是痛苦呢。缺少的东西似乎都可以按计划想办法买回来,片刻的快乐也可以计划,可痛苦不同,总是出乎意料,这一点,与幸福的到来倒有些相似。只是人们往往用狂欢去迎接幸福,而用什么去迎接痛苦呢?似乎哪一家都没有学会,因为哪一家都不想去学。

 

“萌萌在哪里?萌萌一定会想念这里的,可她为什么不回来呢?

 

我不知道是怎样转到萌荫街的,三中新修建的校门壮观了许多,正是午饭时间,学生们都离开了,校园显得异常寂静。此刻的校园真像刚刚把孩子送走的父母,寂寥孤单,但学生很快就会回来,校园随之便兴奋喧嚣起来。而孩子一去不回的父母,就不仅是寂寥孤单,更添了无限悲伤。那些离开了父母的孩子总还是到处在寻找着依靠,可又总是找不到他们想要的。

“蒲公英…浮萍…罪犯”

……

“没有哪个孩子是天生的罪犯。风也不是在犯罪,那不是犯罪。”

“可…唉…我也常常想这些,尤其风,但总是糊涂…”

“我之所以选择接触探访重刑犯,就是想弄清楚我心里的疑问,尤其是风……真开始起来,太难。冷酷、血腥、残忍…人…怎么能允许自己…后来,我走进去,一步一步进到那些充满绝望、长久封闭的内心世界,冷酷、残忍的背后…我发现有太多被忽视的东西:渴望、梦想、骨气、善良、忏悔、责任…后来我意识到,有更多的人早就犯了不比他们轻的罪,而且一次又一次,可他们不认为那是犯罪,也没有人会把他们当作罪犯,有些还成为好人的样板,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

“我们一样,喜欢追寻事件的真相。你还记得《小人物大英雄》那个美国电影吧,虽然它有一个看起来令人安慰的结尾,可现实呢?我们就像天真的小孩,一层一层剥开洋葱皮,满怀期望,以为最后总会在里面找到些什么,等剥完了,什么都没有。我已经开始厌倦记者这个职业了,而你…”

“总要有人去剥。”

 

与十年前那个敏感而羞涩、忧伤、不爱说话的初中女生比起来,眼前这个思维敏捷、果断干练的雪着实让我吃惊不小。内敛的西服套装,雅致的黑色背包,平底黑色休闲皮鞋,一个在女记者里不多的理性思考者。雪是那种国际型的漂亮女孩,无论放在东亚,还是欧洲,都是一个令人侧目的美女。记得她刚工作不久,有一次就在信中不无傲气的告诉我,一位法国电视台的资深节目制作人曾告诉她“你的美,是能够打动世界的那种”,而她对人家说:“这个对我不重要,有那么一天,我找到的真相能打动世界,那才是我要的,不真不美。”

 

“云”

“哦,阿姨,叔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看你低头想心事,我们等了一会儿,这才叫你。”

“在想雪,十年前我们在这里聊了一下午。”

“我们也是,想来看看,从风…我们再没来,今天送雪,带着她来看看她和风的学校。”

“雪…”

雪的爸爸轻轻的示意“在阿姨那里。她遗书嘱咐,按照爷爷的方式,不用骨灰盒那些形式,就用这个布袋装骨灰……”

“这是爷爷留给她的,原来一直挂在爷爷办公室,和那些奖状一起。爷爷告诉过我是他的妈妈亲手缝的,他一直带在身边。当年和风的爷爷去找土匪追被抢的马时,用它装的干粮。有快一百年了。”

“爷爷喜欢雪,也…比…我们懂她的心…”

雪的爸爸眼睛长久的望着手里的布袋。那是一个用多层粗布缝制的袋子,虽显得旧,依然结结实实,没有盖,袋口缝有细细的一圈皮条,很容易将袋口扎紧。现在,袋口就被紧紧地扎起来,里面装着雪的骨灰。

两行泪从雪的妈妈脸上滚落,她用手轻轻地擦去嘴角边的泪水,望着我说:

“你能来,真好!”

“我十年来一次,这是我们三个的约定。只是雪提前走了…我来…也代表风…来送…阿姨、伯伯,你们…”我一句一顿的说。

“风是个苦孩子…我们…只是惦念他。”

“弟弟呢?”

“他和树在江湾。”

<< 壬辰·端午 / 壬辰上元后成都行迹兼怀巴蜀诸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紫雪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